艾德生物PCR技术再显华章,助力Xalkori国际临床研究取得巨大成功

时间:2016-06-08 15:48:00 来源:本站

       在今年的ASCO会议上,精准靶向治疗火热依旧,肺癌EGFR、ALK、ROS1等靶向药物临床研究再续成功篇章。伴随诊断技术作为临床研究成功的关键因素,获得与会专家的广泛关注与讨论。其中,艾德生物基于PCR技术开发的ROS1融合基因检测试剂盒作为伴随诊断助力靶向药物克唑替尼(Xalkori,Pfizer)用于一线治疗ROS1融合基因阳性病人的亚太临床研究取得巨大成功,成为与会专家讨论的热点。艾德生物ROS1融合基因PCR法检测试剂盒成为国内首个成功支持肿瘤靶向药物大型国际临床研究的伴随诊断试剂。

       PCR技术具备简便快捷、灵敏度高、特异性好、结果判读客观等优势,是临床应用最广的检测方法。在肺癌靶向药物伴随诊断领域,艾德生物拥有最领先、最完善的PCR技术整体解决方案。早在2010年,艾德生物就采用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ADx-ARMS®技术开发了EGFR基因突变检测试剂盒,该产品检测灵敏度高,覆盖突变类型全,既可检测药物敏感突变又可检测第一代TKI耐药T790M,既可用于组织细胞学标本又可用于血液游离DNA检测,已经帮助数十万肺癌患者从EGFR TKI精准治疗中获益。2013、2014年,为顺应临床应用需求,艾德生物突破融合基因FISH检测技术局限,率先开发出基于RT-PCR技术的ALK、ROS1融合基因检测试剂盒。2015年,为解决临床上肺癌患者组织取材难、样本量少的现实临床挑战,艾德生物陆续推出ALK和ROS1二合一融合基因联合检测试剂盒、EGFR/ ALK/ROS1(EAR)三合一基因突变联合检测试剂盒。艾德生物独创的肺癌9基因联合检测试剂盒也已进入CFDA注册审批阶段,该检测产品覆盖了肺癌目前及未来3-5年潜在上市靶向药物的所有靶点,即将实现临床以最短的时间、最少的样本让患者从精准医疗中获益。2016年,艾德生物再接再励,通过技术创新,开发出适用于肿瘤突变血液检测、灵敏度与数字PCR相媲美的Super-ARMS®技术,成功地解决了液体活检检测方法敏感度的问题;与此同时,艾德生物亦建立了高质量的肺癌多基因检测NGS技术,满足部分患者的个性化需求。

       自公司成立以来,艾德生物就专注于肿瘤精准靶向治疗伴随诊断领域,产品研发紧紧围绕临床实际需求,成功整合各种最恰当的技术为临床提供了系统解决方案,造福广大肿瘤患者。

       2016年ASCO会议上,艾德生物ROS1基因融合检测试剂盒参与的辉瑞靶向药物大型临床研究受到广泛关注。在《肿瘤瞭望》的采访中,上海胸科医院陆舜教授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院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二位专家对OO12-01研究采用RT-PCR进行融合基因检测给予了极大的肯定。此外,2016年上海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临床研究团队报道了采用艾德ALK基因融合检测试剂盒开展克唑替尼国内临床研究的大样本数据,证实艾德生物RT-PCR技术检测ALK基因融合在克唑替尼治疗NSCLC病人筛选中的重要价值:既可用于肿瘤组织检测又可用于细胞学标本检测,既能有效筛选出ALK基因融合阳性病人,又能很好地预测治疗疗效。文章发表在《Lung Cancer》(Feasibility of cytological specimens for ALK fusion detection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SCLC using the method of RT-PCR. http://dx.doi.org/doi:10.1016/j.lungcan.2016.01.014。


       以下是《肿瘤瞭望》采访原文和OxOnc公布克唑替尼临床数据的新闻原文:

[ASCO巅峰对话] 陆舜教授和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解析MET、ROS1研究热点

《肿瘤瞭望》:今年ASCO会议展示了一年来的肿瘤研究进展,在肺癌领域您认为哪些报告和研究最值得关注?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在ASCO 2016会议上,靶向治疗依然是重头戏。ASCO会议发布了第三代EGFR TKI 药物 AZD9291在软脑膜(LM)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活性的数据(摘要号9002);第二代ALK抑制剂和第三代ALK抑制剂的研究数据令人鼓舞;第二代ALK抑制剂alectinib和第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crizotinib)的头对头比较J-ALEX研究的初步结果引发关注(摘要号9008)。在RET重排、MET 基因14外显子跳跃突变、BRAF基因 V600E突变的靶向抑制剂研发方面也有一些研究成果。利用基因组分析技术,我们发现了更多可靶向治疗的靶点。即使在KRAS突变领域,研究者也正在努力开发有效的靶向药物。肺癌靶向疗法的研发依然有广阔前景。

       陆舜教授:在今年的ASCO会议上,精准靶向治疗火热依旧,EGFR TKI、ALK TKI、MET、ROS1、 BRAF的研究都有很大的进展。MET 基因14外显子缺失的研究引发关注,一些研究数据相当有前景。研究者对肺癌患者进行基因型检测,并根据患者基因型选择最合适的药物,肺癌治疗越来越精准。

《肿瘤瞭望》:请您评价ROS1研究的价值和意义,2016 ASCO 会议上有哪些重要的ROS1靶向治疗研究?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ROS1融合是继EGFR突变、ALK融合之后又一明确的NSCLC驱动基因,阳性发生率约2%。2016年3月,仅仅基于50例患者的数据,FDA批准克唑替尼用于治疗ROS1阳性的转移性NSCLC。PROFILE 1001 ROS1队列研究只选择ROS1突变阳性患者,n=50,结果客观缓解率(ORR )为72%,中位PFS为19.2个月(Shaw, N Engl J Med 2014)。在今年的ASCO会议上,亚洲的OO12-01研究进一步证实了克唑替尼治疗ROS1重排阳性晚期NSCLC患者的疗效,克唑替尼治疗的127例ROS1重排阳性患者主要来自中国大陆,也有日本、韩国和台湾的患者;在这项研究中, ORR 为69%(95% CI: 61–77),与美国研究的结果非常相似,这项研究进一步确认了克唑替尼在东亚患者中的临床疗效(摘要号9022: Phase II study of crizotinib in east Asian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

       如何诊断ROS1?美国的PROFILE 1001 ROS1队列研究使用的是FISH检测,在50例患者中检测到了49例ROS1突变阳性。而OO12-01研究使用的是RT-PCR。我们目前已经发现了14个不同的融合基因伙伴(fusion partners)。不同于美国的研究,OO12-01研究可检测到多个融合基因伙伴,发现在治疗反应上的不同。我渴望能在这项中国专家主导的研究中了解更多的科学证据。

       陆舜教授:根据Alice T.Shaw博士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I期PROFILE 1001研究数据, FDA已于2016年3月11日批准了克唑替尼用于晚期或局部晚期的ROS1阳性NSCLC。中国专家领衔的ROS1 研究在今年ASCO会议上公布了研究结果,这是目前全球关于ROS1阳性NSCLC入组病例数最多的研究,ORR 达到69%,该研究支持克唑替尼用于东亚裔ROS1阳性晚期NSCLC患者。这项研究非常重要,研究进一步证实克唑替尼治疗ROS1阳性患者有很高的疗效,我认为克唑替尼应获得CFDA等亚洲国家药监机构的批准。

       中国的这项研究使用了与美国研究不同的ROS1检测方法,采用 RT-PCR 进行ROS1融合基因检测,这对于患者的治疗决策和了解克唑替尼的耐药机制非常重要。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我完全同意陆舜教授的观点。这项亚洲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克唑替尼在ROS1患者中的疗效,采用RT-PCR检测不仅对临床研究有用,在基础科学的层面上,研究者也可以更好地理解克唑替尼的耐药机制。我也认为克唑替尼应在亚洲国家批准用于晚期ROS1阳性NSCLC患者的治疗。

       FDA在批准克唑替尼治疗ROS1阳性肺癌方面有两个巨大转变:FDA并没有严格要求III期随机试验数据,因为ROS1肺癌罕见。FDA没有规定伴随诊断方法, FISH、RT-PCR、下一代测序技术等有效的检测方法都可用,我不清楚是否可以用IHC。这是FDA首次批准分子靶向药物时没有对伴随诊断进行要求。

       FDA的审批流程将发表在Oncologist杂志上,FDA的审批概要(approval summary)将说明FDA不规定伴随诊断方法的原因。在美国,任何ROS1阳性肺癌患者都可得到克唑替尼治疗,不需要特定的检测,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又很关键的变化。当克唑替尼被批准治疗ALK阳性肺癌时,患者使用克唑替尼需要进行FISH检测,否则不能使用该药物或者药物不能被医保覆盖。

       陆舜教授:FDA批准克唑替尼治疗ROS1阳性肺癌不规定伴随诊断方法。此前,美国FDA批准克唑替尼治疗晚期ALK阳性患者是基于FISH检测;中国CFDA批准克唑替尼用于晚期ALK阳性患者治疗时,检测方法可以是FISH,也可以是RT-PCR。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趋势。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我希望肺癌从业人员能阅读Oncologist杂志,该杂志将被翻译成中文。

《肿瘤瞭望》:美国和中国的ROS1研究用了不同方法(FISH或RT-PCR),两项研究都得出了阳性结果,诊断方法和疗效之间的关系是独立的?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是的。有趣的是,Alice T. Shaw的研究纳入50例ROS1突变阳性患者(我是该研究的共同第一作者),用FISH方法检测出49例为ROS1突变阳性。唯一没有检测到的那位患者是我的病人,在该患者进行FISH检测之前,我们用PCR检测该患者为ROS1突变阳性。在研究中,该患者使用克唑替尼治疗有效。FDA审批没有规定诊断方法,对此我非常赞赏。FDA批准克唑替尼也并不要求III期随机试验数据。对于政府药监机构,这可真是一个突破性的重要变革。

       陆舜教授:这项针对亚洲患者的研究也证明了RT-PCR也是一种很好的ROS1检测方法,既便宜又快捷。在临床实践中,获批的几种检测方法都可行。

《肿瘤瞭望》:ALK/ROS1研究设计中诊断方法对于未来c-Met研究有何参考价值?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在2016 ASCO会议上,克唑替尼治疗晚期MET 基因14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患者的研究被收录(摘要号108:Efficacy and safety of crizo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MET exon 14-alter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这是正在开展的I期PROFILE 1001 研究(NCT00585195)的延伸。Alexander E. Drilon教授将在2016 ASCO会议上报告这项基于21例患者的研究数据。我记得,克唑替尼的疗效被首次报告是基于大约10例患者的数据。Alice T. Shaw首次在ASCO会议上报告克唑替尼治疗ROS1突变阳性患者是基于15例患者数据。而这一次,研究者报道克唑替尼治疗MET 基因14外显子突变是基于21例患者的数据。辉瑞可能会开展50例患者的更大研究(类似ROS1研究),以期能获得FDA审批。克唑替尼是唯一一个同时针对ALK、ROS1、MET三个肺癌靶点的药物,既精准,又全面。

       我认为亚洲的ROS1研究设计可以完全复制美国的研究。中国有很多ROS1阳性患者,使用RT-PCR检测,试验可以很快地开展。根据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发生频率(肺癌中占2.7%-3%),亚洲的研究可以招募到更多患者,我们希望亚洲能开展更大的研究,进一步证实克唑替尼对于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患者的疗效。

       陆舜教授:ALK抑制剂的研究借鉴了EGFR TKI的研究经验。未来c-Met研究同样可以借鉴过去的临床研究经验。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诊断方法:PCR和FISH。由于患者比较罕见,研究者可以开展小样本的研究,但是药物疗效需要非常高,因此c-Met临床试验中需要使用生物标志物严格筛选患者,研究者应该借鉴以往临床试验的经验(靶点、耐药机制、研究设计等)。我认为c-Met的研究进程会很快,中国可以重复美国的研究进一步证实其研究结果。

       Sai-Hong Ignatius Ou教授:我想补充的是,研究机构招募患者时不需要中心实验室检测。MET基因14外显子有不同的检测方法:RT-PCR、全基因组测序、RNA测序等。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有自己的测序技术。麻省总医院采用fusion panel或RNA测序。我很荣幸参与了克唑替尼治疗ALK阳性患者的I期研究、克唑替尼治疗ROS1阳性肺癌的I期研究,现在也参与到克唑替尼治疗MET基因 14外显子跳跃突变患者的I / II期研究中。

       陆舜教授:您在这3项研究中所做的贡献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很大影响,我们在亚洲复制这些临床试验时可借鉴您的经验,未来仍有很多需要向您学习。


Crizotinib Demonstrates Clinical Benefit in Phase II Study of East Asian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CHICAGO, June 03, 2016 (GLOBE NEWSWIRE) -- OxOnc Development LP, (OxOnc), today announced that Study OO-1201, a Phase 2 open-label, single-arm study of crizotinib in East Asian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met its primary objective of demonstrating a high overall response rate for crizotinib. Study OO-1201 enrolled 127 ROS1-positive patients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Japan, Taiwan and South Korea, and is the largest ROS1-positive NSCLC cohort reported to date. The study will be presented as a Poster Discussion at the 2016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ASCO) Annual Meeting in Chicago on Saturday, June 4, 2016.

    Data from the study confirmed the clinical benefit of crizotinib in East Asian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metastatic NSCLC with an objective response rate of 69 percent (95% CI, 61-77) by an independent radiology review. The safety profile of crizotinib in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NSCLC was consistent with the known overall crizotinib safety profile.

    "We are extremely pleased for the opportunity to collaborate with Pfizer on this important project.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metastatic NSCLC are in acute need of biomarker-driven treatment options, and the data collected from this trial in East Asian patients brings us one step closer to fulfilling that need. We want to thank the investigators, patients and other partners for their participation and support," said Wenn Sun, Ph.D., managing partner, OxOnc Development LP.

    "The positive results from this study add to the growing body of data showing the benefit of crizotinib in patients with ROS1-positive metastatic NSCLC,” said Dr. Mace Rothenberg, chief medical officer, Pfizer Oncology and senior vice president, Global Product Development, Oncology. “Crizotinib is the first and only approved biomarker-driven therapy for ALK-positive and ROS1-positive NSCLC in the U.S., and through our work with OxOnc, we look forward to unlocking the full potential of this therapy for patients."

    Recruitment for Study OO-1201 was conduct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Lung Cancer Genomic Screening Project in Japan and Chinese Thoracic Oncology Group in the PRC, two leading academic consortia in lung cancers and precision medicine. For the companion diagnostic development, OxOnc collaborated with Amoy Diagnostics and Riken Genesis in the PRC and Japan, respectively.

    ROS1 rearrangements occur when the ROS1 gene attaches to another gene and changes the way each gene normally functions, which can contribute to cancer-cell growth. Epidemiology data suggest that ROS1 rearrangements occur in approximately 2.4 percent of Asian patients with NSCLC.1It is estimated that 1.5 million new cases of NSCLC will be diagnosed worldwide each year.



关于艾德生物

  艾德生物专注于肿瘤精准医疗的伴随检测领域,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ADx-ARMS®、Super-ARMS®专利技术,公司研发的EGFR、RAS、ALK、PIK3CA、ROS1等基因检测试剂盒是首批获得CFDA和欧盟CE认证的产品,比国内外竞争对手拥有更齐全的产品线。
       在全球知名的欧洲分子基因诊断质量联盟(EMQN)及国家卫计委病理质控评价中心(PQCC) 室间质评中,艾德生物产品连续多年保持优异的准确率和极高的使用率。目前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家大中型医院选择了艾德产品,每年有数十万肿瘤患者从中受益,艾德生物的技术和产品质量为国内外客户广泛认可。
       艾德生物在EGFR、ALK、ROS1、RAS等基因的组织/血液检测及新产品的开发领域,分别与AstraZeneca、Boehringer-Ingelheim、Pfizer、Merck、Illumina等多家跨国企业进行战略合作。
       艾德生物还为国内外药物研发、生产企业提供肿瘤靶向药物大型国际临床研究的伴随诊断支持,其中ROS1检测产品己获得日本PMDA批准,成为全球首个获批的克唑替尼伴随诊断试剂。


服务热线:400-065-0680                                                                    邮箱:sales@amoydx.com